男子婚恋网站上结识女友 被骗入合肥传销

导读: 4月1日是西方的愚人节,来自云南的小曾却选择在这一天来到包河区打传办举报一户软禁自己多时的传销窝点,原因是自己真的被人愚弄了。 据小曾介绍,他原先在福州一家饭店打工,后来在某相亲网上遇见一个叫敏敏(化名)的女孩并很快就收到她暗送的秋波,在二人网 

       4月1日是西方的“愚人节”,来自云南的小曾却选择在这一天来到包河区打传办举报一户“软禁”自己多时的传销窝点,原因是自己真的被人“愚弄”了。



       据小曾介绍,他原先在福州一家饭店打工,后来在某相亲网上遇见一个叫敏敏(化名)的女孩并很快就收到她暗送的“秋波”,在二人“网恋”了两个月后,在敏敏的邀请下,小曾怀揣着对她的爱慕不远千里来到陌生的合肥。



       出乎意料的是,3月17日下午4点30分,小曾下了火车后并没有看见日盼夜盼的“女友”,而是接到其电话称,今晚没空见他,要求他自己先自行安排当晚的住宿,无奈之下,小曾只好选择花40元钱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间小旅社。

      第二天,按照敏敏的指示,小曾乘坐公交车来到滨湖世纪城,在一处天桥上,小曾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神”。可能是对敏敏网上的照片太过信任,据小曾称,“见到真人后才发现网上的照片美化的厉害”。



      就在小曾对女方的长相产生失落的情绪时,敏敏对眼前男人的略显“寒酸”的装扮也有了一丝“嫌弃”,“她说我穿这身见她的朋友可不行,她就带着我先去一家商场买了490块钱的衣服。”说到买衣服花费的钱,小曾明显露出心疼的神色。



      衣服买了,也到了吃饭的点,小曾表示有些饿了,敏敏也很大方地称今晚要给小曾好好接风,“说是请我吃饭,然后就把我带到超市买了好多些东西,最后还是我掏的钱”。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敏敏安排了自己的“表哥”、朋友与小曾居住在同一房间,自己却躲在一边讲电话,“当时没什么感觉,后来想想那两个男的应该是被派来看着我的。”小曾对记者说,敏敏打电话的主要目的是向“上面”汇报新人情况。



      在此期间,敏敏还告诉小曾,自己的一个朋友做手术急需用钱,要求他借2500块钱给她,但是由于来肥期间开销不少,小曾将身上仅剩的2200块钱都交给了敏敏。



      接下来的几天,小曾在出租房里反复接待着不同的人给他“讲课”,“宏观调控啦、阳光工程啦、国家扶持啦,我都听不懂,他们一开口我就头疼。”小曾称,直到他们说到交69800元就可以赚1040万,“我觉得他们是不是疯了”。



       当时的小曾还不知道何为“传销”,他虽想尽快离开,但是好不容易到嘴的“鸭子”,敏敏他们怎么可能将其放飞呢。



      通过几天不间断地“洗脑”,敏敏以为时机成熟,开始和颜悦色地央求小曾以做生意为名向家里要钱来加入这个“光荣且隐秘”的行业,但此举遭到小曾的拒绝。



      “我提出要她把借我的钱还给我,我要马上回家,但是她不乐意,还骗走了我的手机。”小曾称,当他明确拒绝了敏敏的要求后,她突然间改变了嘴脸,一脸凶相的警告我“我看是要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才明白是吧”。



      在敏敏的强势和其“表哥”的怒视下,小曾只能按兵不动。据小曾称,他先后几次向敏敏要手机和钱,但发现人早已无影无踪。



      就在小曾决定离开之前,敏敏口中的“表哥”再次将其拦下,要和他清算一下其在合肥所有的开销,“一个礼拜的住宿和吃饭,我们就算你1700块钱吧,还钱是不可能了”。



      一怒之下,小曾来到包河区打传办将其所居住的传销窝点向现场执法人员举报,执法人员接到举报后立即安排队员上门核实情况,在掌握到证据后,执法人员将该传销窝点端获,涉传人员将接受进一步处罚。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